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美与时代杂志简介

《美与时代(上)》创刊于1986年,是由河南省美学学会郑州大学美学研究所主办的以“创意”为标识,以设计美学为特色的刊物。本刊设立:...>>更多

建筑与设计

您的位置:首页 > 建筑与设计

技术视野下的艺术设计
信息来源:《美与时代》杂志官方网站 发表时间: 2017/1/23 阅读数:254

技术视野下的艺术设计

在讨论职业技术教育时,不可回避的一个概念就是“技术”。那么如何定义“技术”这一概念成了技术哲学家、科学家、社会学家,也包括艺术学家在内不断讨论的课题,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技术史与人类史一样源远流长,并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其内涵在不断变化。正因为技术内涵的复杂性,长期以来都是讨论的热点,有些学者主张对定义问题“绕开”走,专家陈昌曙就这样论述过:“毕竟在现实中,人们并不依赖于对技术定义的确定,工程师、技术人员不需要去明确知晓“技术是什么”后才能去从事技术发明、创新和操作等工作,他们同样可以成为优秀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29。但当“技术”作为一个学术名词展开讨论时,“绕开”走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各类学者对“技术”从不同角度探讨其本质和特征。在对“技术”的辩证讨论方面欧洲和美国学者早于国内学者。

20世纪初,德国技术哲学家德韶尔(Friedrich Dessaue动从工程科学的角度探讨“技术”。他先后出版了一系列丛书如《技术哲学》、《关于技术的争论》和《技术文化》等论著,不断探索“技术”的本质。德韶尔年轻时由于发明X射线治疗技术获得应用物理学博士学位,因此在他的技术哲学思想中带有客观的理性主义倾向,他认为X射线技术的发明不过是寻找预先存在的一种解决方案,是隐藏在自然界的东西再现出来,“技术是通过目的性导向以及自然物的加工而出现的理念的现实存在”30,也就是说,技术客体首先是建立在自然规律的基础上,技术实物是服务于自然规律,它和自然规律要相互协调;其次是目的性特征,是人们有意识的活动;然后是人参与的劳动。目的性是其决定性的,有目的的人类技术活动才可以按照人类的需要去改造世界,这个特征也是自然科学与技术活动区别的地方。

在德韶尔的《关于技术的争论》中,对他早期在《技术哲学》中一些的争议和批评意见做了论述性回答,关于艺术、科学和道德三大王国的思想提出了自己的分析,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第四王国”即技术王国思想,着重论述了技术发明的本质在于对己经存在于自然界的技术进行可能性的发现,所以人类不仅能从现象上认识而且能把握“物自体”。德韶儿的第四王国思想是否能同科学王国、道德王国、艺术王国并驾齐驱,但他强调技术力量的强大,足以能够支撑一个技术世界,也可以称做王国,在支撑他的技术王国思想时,德韶尔论述了技术作为在一定时空中发生的一种历史现象,和其他任何历史现象一样产生、成长、变化和发展,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起重要作用,甚至可以产生改变社会发展轨迹的可能。

与德韶儿(Friedrich Dessaue动阐述角度不全相同的是德国学者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海德格尔是存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之一,他的经典作品有《艺术作品的本源》、《技术的追问》和《存在与时间》等,他对“技术”则从现象学和存在论的角度作了大量研究,从人文科学的角度进行阐述;虽然两位学者对“技术”都进行了形而上学的探索,追问技术的本质都作为他们共同努力的目标,但由于两人的职业背景和形成的哲学思想的不同,在对技术本质的揭示方面有着深刻的分歧。海德格尔则是从人与技术的关系上考察技术,他认为技术之本质居于座架(gestell)之中,人被置于座架之中,技术是处于遮蔽状态的存在,解蔽则是对人的挑战,座架“以命令的形式将自然展现成持存物,这些持存物从属于人并为人所用。座架就是这样一种展现方式,它支配着现代技术的本质,而它本身却不是技术的东西对“技术”从实用主义度进行探讨的学者主要有美国佛吉尼亚理工大学的约瑟夫.C.皮特(Joseph C. Pitt),他于2000年出版了《技术思考:技术哲学的基础》33,该书一出版便引起了技术哲学领域里热烈的讨论,皮特提出了技术的定义:“技术是人类在劳作(Humanity at work)",技术在行动中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关系才能确立,消解了形而上学的观点,也调和了人与自然地对立,形成了技术行动理论。皮特对技术更深层次的认识曾经在本世纪初造成了“皮特现象”。

我国理论界对“技术”较权威的定义应该数技术哲学专家陈昌曙先生。在他的代表作《技术哲学引论》33中以技术哲学中的10个基础问题为起点,清晰地论述了技术哲学发展历史和技术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等,他的理论是我国技术哲学研究方面的突破,也为职业技术教育提供了理论依据。他在《自然辩证法百科全书》中这样论述:“技术是人类为了满足社会需要而依靠自然规律和自然界的物质、能量和信息,来创制、控制、应用和改进人工自然系统的手段和方法”“技术在现代的、充满活力的文化现实中占据重要地位。人们愈发广泛地承认,现代技术是现代文化得以建立的基础。很大程度上,我们文化的未来无疑将被技术控制和决定。荷兰学者E.舒尔曼在他的《科技文明与人类未来》的首页是这样描述技术对未来人类的影响。

 

360 百度